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凯发K8下载APP

从凌简家出来的时候,已是清晨了,我走在街上,身体软绵绵的,借着酒劲,混身发热,迎面扑来的寒气让我的思维慢慢恢复过来… “我该去哪里呢?”我喃喃说道:”这时候,我见到路旁停着辆出租车,便走上前去,打开车门,坐了进去.” ”去哪里?那司机正在一本硬面抄上记帐,见我上车,回头问道.我靠着椅背,忽然感到一真疲倦.”四川路…”我轻声说道,一面闭起眼睛,眼前仿佛见到了小微的面容… 司机把我推醒时,我正在做梦,在梦里我带着小微在一个很大的游乐场里开心地奔跑着,嘻笑着…我揉着眼睛,摸出钱包,掏出钱递给司机…下车后,我兀自昏昏沉沉地想着刚才梦里的情形…走到小微家楼下,我拿起手机,打通了她的电话…“石…石岩现在就住在…我家的阁楼上.”申叔的声音颤动,表情痛苦无比.”地址是…和田路…”说完这地址,申叔面带恳求地看着我,道:”这两天我儿子正好在家…你…你不要伤了他.”我冷冷地看了申叔一眼,转身便向外走去. 重新锁好仓库大门后,我抬头望了望天空,天色已经开始变暗,眼看就要到傍晚了.”李全德似乎要安排石岩离开上海,我得抓紧了.”我暗想.”但是,这人身手了得,怎样才能制服了他呢?”想到这里,我又皱起了眉头.我拿出电话,打给李毅:”你替我去看一个人.” “谁?” “石岩,地址我给你,申叔说他现在就住在那里,你替我去确认一下,记着,千万不要惊动他.”我吩咐李毅道.”有消息马上通知我.” 挂了电话,我想了想,又拨通了中涛的号码:”喂,涛涛吗? 你认得人,能搞到枪.现在就帮我搞两支手枪. 对,两支,子弹也要.记得一定要是手枪,越快越好.我拍拍唐志浩的手,说:”跟我做事,那可危险得很啊.你还是安稳些比较好.”唐志浩急道:”不,我要跟你,周周哥,我想要混出个名堂来.”我叹了口气,想了想,忽然问:”哎,你的那个女朋友呢? 好像是叫刘莹, 是吗?”浩浩露出牙齿笑了笑,似乎还带着点腼腆,”呵呵,我们呀,马上就要结婚了.””是吗?”我高兴地说道:”那可恭喜你啦.”唐志浩摇头说:”但是我现在混成这样,她家里也没什么钱,唉,结婚也是一件难事呀.”这时候,中海在旁边说道:”周周,你就收了这小子吧.”浩浩面露喜色,说道:”是啊,连中海哥都说了,以后风里来雨里去,我一定好好跟着你干.”我暗想:”浩浩这人颇为机警,人也不坏,现在跟了我,也好多个心腹.”于是点头道:”那好吧,你小子以后可得给我机灵点.”凯发K8下载APP我低着头,以手抚脸,心中一片苦涩.大哥打了我这一巴掌,顿了顿脚,便走出门外.我看着被大哥甩得砰砰作响的房门.缓缓坐倒在地…也不知道在地上坐了多久,开门声响起,我抬头看去,大哥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我身前,他沉着脸,把一个信封扔到我面前,说:”你以前也干过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但是从来都不去赌钱. 这里是五万块,我的全部积蓄都在这里了.你都拿去还了,剩下的钱我们再想办法. 不要去告诉老头子,他心脏不好,知道了这种事情吃不消.哼,以后再让我知道你去赌博,我就当没你这个弟弟.”说完这话,大哥把信封往地上一扔,转身出门…只留下我一个人继续在那里发着呆.

凯发K8下载APP

凯发K8下载APP​‍

听到金老板说出这话,我心里一喜.笑道:”多谢你了金老板,另外,我还想跟你要一个人.”金老板问:”问我要人? 你要谁?” “小妖!!” 我嘴里慢慢吐出这两字来.”什么? 我已经答应伟刚了.这不行, 你要他干吗?” 我哼了一声道:”前几天他抓了我,被我逃过了.那天晚上我把他给捉了,后来看他可怜,什么都没对他做就放过了他.哪里知道小妖策反了我的兄弟,要来杀我.你说说看金老板,这样的人要是我还放过他,以后让我在兄弟面前怎么混?”金老板点点头,拍拍我的背说道:”周周啊,出来混,求的是财,现在既然我已经和伟刚谈好条件了,就没有必要再为以前的事情呕气了.”我摇头说,其他都好说:”金老板,我什么都听你的,就这个人,我一定不能放.”金老板铁青着脸,一拍桌子道:”怎么,周周,你是不肯听我的了?”这时候,李全德站了起来,拉着金老板的手道:”老金别生气,周周年纪还青,呵呵.”说着回头向我眨了眨眼.眼看三人话锋不对,双方一触即发,旁边两个女孩还在添油加醋.我赶紧走上去,轻轻拍了下其中一人的肩膀,说:"兄弟,先别急."他回过头一看是个陌生人,于是不耐烦的说:"你是谁?没事走开."我呵呵笑道:"放心朋友,我又不是新疆人."然后轻轻在他耳边说:"我叫周周,是中海的朋友."听了这句,他啊了一声,惊讶得看着我说:"你就是周周啊."然后拍拍旁边一人说:"哎,小五,这是周周."旁边的小五说:"哪个周周?"他说就是中海哥的朋友.接着又对我说:"周周哥,我是黄勇,这是武波,你叫他小五就好了."我嗯了一声,走到那个新疆人面前,上下打量着他.显然他被我看得很不舒服,就操着憋脚的普通话问:"你是谁?"我笑笑不说话,忽然看到旁边的那个新疆小孩,死死盯着我看着.我猛然想起,那天在阿强饭店惹事的,正是这小孩.我别转头来,看着那个新疆人说:"朋友,你不知道我们是谁,我知道你是谁."然后回头轻轻对黄勇说,你先到对面马路随便找个地方,呆五分钟,不要多问,去了就行.黄勇疑惑地看着我,然后点点头,挤开人群出去了,我又对小五说:"你到前面去,看着这小孩,别让他跑了."小五应了一声,向前走了一步,来到小孩旁边.那人就这么站在当场,看着阿强…阿强握着刀,一步一步向后退去,那人忽然一声大喝,冲向阿强.他背过身去的时候,我看见他后腰上老大一片红色,血正泊泊地从那里冒出.我心下大惊,想这可要出人性命了.这时候,他已经和阿强抱在一起.身躯不住地抖动.我爬起身来,飞也似地跑向那里,到了他俩身边,只见阿强抱着那人,右手不停地抽动着,一刀刀捅过去.脸上露出狠绝的神色.那人已经完全瘫软了,头软绵绵地伏在阿强肩上,双目无神,腿脚半屈着.这时候,四周一片寂静.周围所有的人都停下手来,呆呆地看向这里. 幽暗的路灯下,阿强面目狰狞,直勾勾地看向前方.右手还在往对方的小腹一下下送着.这两人脸上不动声色,四个脚踩在了一起,有时候老赵碰昆哥两下,有时侯昆哥踢老赵一下,桌面上的形势也顿时不同起来.无论是我做地主,还是对面那人,基本都是有输无赢,他们两人显然配合默契.这时候,我开始有些忍不住了,心想:”我要输钱,那是我自己的事,却还轮不到你们来诈我.几把打完后,我拿到新牌,又做起了地主,后仰斜眼下瞧,便看见这两人的脚又绞在了一起.我冷笑一声,出了张牌,随即伸出脚去,踩在了他们的脚上.然后抬头望着我的下家,正要出牌的老赵.(奇.书.网)老赵猛然间收起笑容.面上露出凶狠的神色,低声道:”你踩我做什么.”我哼了一声,道:”我第一次来这里玩,我是来玩牌,不是给人玩,你们脚底下做的那些勾当,我自然知道.”说着,我对坐在我对面的那人说道:”老兄,他们在台底下有动作,这牌没法打了.”凯发K8下载APP走到对方面前停下,我歪着头问:"谁是中海? ."对面一个中等身材,皮肤白淅,三十岁左右的人走了过来."我就是,什么事情?""昨天我们被你的人打了, 今天让昨天过来的人都出来, 从兄弟们裤档里钻一圈,他们的事就算了结了." 中海望着我,缓缓说:"这件事我知道,我让他们干的.你冲我来吧."峰峰走了过来,右手放在背后对中海说:"是为了夏澈的事吧.这女人我已经干了.你想怎么办吧."话音刚落他举起藏在背后的右手向着中海的脑袋砸去,我一看,他手上操着个啤酒瓶...

凯发K8下载APP

凯发K8下载APP

回到场内,师傅便让我们上车练手,自己坐在驾驶坐上昏昏欲睡,我笑嘻嘻的走进驾驶室内,小心翼翼的开了起来.开了没过五分钟,他终于打起了磕睡.我们开的是吉普车,驾驶室只能坐下两人,我慢慢停下车来,透过小窗朝着后面车厢使了个眼色,大家领会意思,都跳下了车去.庄微跑到了驾驶室旁边,我开了窗探出头去,说:”你们都去那里看着.我来整他.”庄微调皮的笑了笑,忽然伸头亲了我一下,道:”小心哦,姐姐在旁边为你鼓劲.”我对她眨了下眼,关起了窗,看看旁边发出阵阵鼾声的师傅,把车发动了起来,这时候,师傅被惊醒了,揉了揉眼,皱眉伸了个懒腰,我笑道:”没关系师傅,你再休息会吧.我开得挺好的.”师傅点点头,双手交叉放在腹部,又闭起了眼睛…“两个条子问了我二十多分钟,我只是一口咬定阿强已经逃走了,不知道去哪儿.”这时候,外面又走进一个身着便衣的警察,进来后看了我一眼,冷哼道:”医院来了消息,被你朋友捅的那人已经死了.现在这个事情严重了,性质完全不同.你要是知道消息的话,赶快告诉我们,否则到时候你也要被牵扯进去.”听到这个消息,我心里格登一下,暗暗叫苦,想终于还是没能逃过.脸上却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.说:”阿强逃走的时候我没看到他往哪里走了,真的,我要知道的话我肯定告诉你们.唉…他这下犯了死罪,我可是不敢帮他呀.”对面的条子冷哼一声.这时候我,感觉头脑一阵发昏,打了个冷战.摇晃着身子,到了这时候,我实在是支撑不下去了.头慢慢的向着膝盖靠去.我听到对面的警察厉声叫着:”你干什么?”我撑着抬起头说:”我病了,发了高烧.”隐约间,我看到那人离开座位,向我走来…接着我的意识便开始模糊…我心里一边问候着伟刚的祖宗八代,一边笑着点头.忽然我注意到墙上的钟已经走到了11点20分,离我和黄珏约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...凯发K8下载APP所有的人都到了对面.中涛正站在的厅门前,抬起头,假装看着上面的霓虹灯.其他人或站到了白芒旁边,或索性进了的厅的门,在门里向外面张望着.再看车军,他已经把车停到了门口…我点了点头,迈开脚步向着街对面走去…白芒站在那里,脸对着这边,正和人聊着.这时候,左边有一辆货车呼啸着开来,见我正穿着马路,便按起了喇叭,同时打起大灯向我闪动着.我骂了声操,用手遮了下那耀眼的灯光.猛然间,便发现对面的白芒正睁大了眼睛,朝我望来…我跑了两步,过了马路.朝着白芒蹦了过去.同时喊道:”捉住他…”白芒转过身去,向着的厅里就跑了进去.黄勇正站在的厅的大门边,见他逃走,伸出手去,便要去拽白芒,白芒甩开黄勇,继续向里跑去.一边叫道:”快出来帮忙.快出来帮忙.” 我和黄勇当先追进了的厅,后面的人也都跟了进来.刚跑进舞厅,我一眼看去,只见大厅里空无一人,白芒已经站在了舞池里,正盯着门口看着,他身后站了二十多人.我停下身来,挥了挥手,示意后面的兄弟站住.一边慢慢走想对面的舞池,白芒见我只带了五六人,还敢向他走去,颇有些惊讶.喊道:”你TMD是不是瞎眼了,带这么点人想来捉我?”我哈哈笑道:”我今天来,是警告你以后离庄微远一点.否则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.”白芒也笑了起来,一边翘起大拇指,指着身后道:”你今天凭什么来警告我,是凭人比我多么?”说到这里,他皱了皱眉头,向我身后看去.我摇头说:”我今天就带这么些人,说完,我回过头去对黄勇说:”把大门关上了,锁起来.黄勇应了一声,向后走去.我大声吼道:”你不知道今天我凭什么过来么? 好, 我告诉你,就凭这个…” 一边说着,我以便把握着枪的左手从背后伸出,右手一把扯开上面的报纸.举起枪托,一拉拴子.只听到卡嚓一声响过.舞池里顿时一片寂静.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这杆枪.头上的镭射灯滚动着,五彩的灯光划过白芒脸上,一片惊愕之色.他明显没有料到我会带枪来见他.我举着枪,大笑道:”我真的很久没被人欺负了,白芒.你干得不错.”白芒慢慢向后退去.我大吼道:”不许动,谁TM动我就开枪.我枪法可不太准,打中了谁别来怪我.”听我这么一喊,所有人都停了下来.不敢乱动.我侧头道:”把白芒给我拖过来.”身后的中涛应了一声,拉着旁边的一个兄弟走向了白芒.白芒有些慌乱地问:”你…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我轻轻笑着道:”我还没想好.”这时候,中涛他们已经走到了白芒身旁,拽着白芒的肩膀朝我走了过来.” 我的眼神沿着长长的枪杆射向了白芒,可以感觉到他眼中的恐惧之色.我笑了笑,把枪交给身旁的小五,大声说道:”你拿着,谁TM要是敢动就对着他打.”小五笑道:”好好,就交给我吧.”我手中一空,大步走向白芒.右手运足劲道甩向他的脸上.砰的一声,我的右手掌顿时火辣辣的疼着.面前的白芒则手捧脸郏大声叫了起来.我一脚蹬在他膝盖上,吼道:”我叫你泡妞,我叫你嚣张.”一边说着,拳脚如雨点般地落在了他身上脸上.白芒不敢还手,只是抱着头倒在地上蜷缩着.我气喘吁吁的收住手,看着他那付可怜样,往他身上唾了一口,说:”孬种,怕死以后就不要出来混.”白芒把抱着头的手拿了开去,露出脸来看着我.他张着嘴,一脸的恨意.看到这副神情,我心头不禁又是火起.猛地一脚飞去…

编辑:
返回顶部